首页 > 新闻 >正文

民间文献档案的回归性

2020-08-10 11:03:02 来源:- 作者:-

民间文献档案既是汉学资料的内在补充,也是汉学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近几十年来,徽州文献、清水江文献、太行山文献、石仓文献等越来越多地被发现,如何正确把握民间文献档案的基本属性和特点,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严峻的基本问题?




大多数文档都是有目的、有意识的,包含一定的信息内容。但文献的创制是一回事,能否构成档案则是另一回事。虽然中国人有“尊崇和爱惜纸墨”的传统,但历史上并不是所有有文字信息的东西都能幸存下来。我们今天所说的历史文献的概念是:历史上形成的属于某个“大师”的文本信息载体,经过选择可以保留下来,然后不断积累形成档案。产生的文件可以不是档案,但成为档案的文件必须是真实的和保存的文件。文件的形成是有目的的,选择和保留的目的才可以成为档案。历史上产生文献的因素很多,数量也很大。但只有少数能保存下来形成档案,尤其是民间文献。档案选择的重要因素是档案主体的选择。这是中国人民的传统,也是中国人民对待自己历史的态度。

那么,民间文献档案的留存原则是什么呢?中国人是非常务实的,当人们考虑某一个文献是否留下来,是否被保存下来时,最务实,最直接的人类评价原则,也是最符合通常思维方式的,就是看这个东西是否有用。"这个非常简单的真理,即民间文献档案形成的真理,与14世纪英国逻辑学家奥坎的威廉姆提出的"奥坎剃刀"定理相吻合,即"不要添加它是不必要的"。 具体确定什么是"有用",至少有三个维度支撑,这也构成了文献选择的三个标准:一是功利有用,即最基本的"有用"。拿买卖财产转让,典当等文书来说,其实它们都是有价证券财产,每一处都是物质和经济利益所在,最初的目的都是"此欲有据,此文有据"。 它们不能丢失,而且必须爱护,否则就是"言无据",如果卷入纠纷,打官司,就没有胜算。其他如合同,契约,账簿,遗嘱,续函,借款合同,税票等,关系到切身利益,很"有用",所以要保留。 在已发现的民事档案文书中,保留最多的是这类文书。 二是记忆的使用,如日记,备忘,笔记,课抄等,间接是功利有用性的延续和补充。


由此可见,民间文献档案的形成中存在着主体性,在文献的产生、选择和保存的各个环节中,主体的目的都很强,其基础在于中国人民的主体意识,在于对主体自我意识行为的务实追求和不断把握,正是由于这一主体意识和行为的普遍性,中国农村民间才会产生大量的民间文献档案。



根据有用性原则保留的大部分文件是原始凭证、文字和记录,与文件所有者的生产、生活、社会交流、情感世界等密切相关,属于同一主题,相互关联,构成一个连续的整体,反映了一个内在属性,对于这种属性,作者受到清朝"返回目录"的启发"。


住所"是民间文献档案的基本属性。作为一种民间文献档案,它最初是被归还的,民间公文档案可以在回归的性质中形成,可以保存在回归的性质中,直到第一发现的民间文献档案仍能保持其原有的回归性质,这是由民间文献档案本身的性质所决定的。只有在文档文件与原始主题"户主"分离后,"返回性"的丢失才会出现在某些链接中,所有这些都是由"His"引起的。"被他"的行为通常会导致退回文件的丢失,这通常是一些不恰当的行为,也是我们应该尽量避免和需要进行深刻反思的行为。这些行为的结果使民间公文档案失去了原有的主观性。从"自由"到"外部。


所有属于同一主题的文件至少具有以下四个特点:


首先,在所有权中,具有绝对相同的属性,其从属的名称概念,作者取名词"户"。"家庭"的概念可以是广泛的,其中大多数可以称为"家庭",例如一个家庭、一个家庭、一个群体、一个组织、一个地区等等。来自同一主体的所谓乐器,也就是来自同一家庭的乐器,这些乐器不仅属于该家庭,而且属于该家庭。"属于"的东西可能不是"自己的","拥有的"可能不是"属于"。但是,组成档案的文档必须是"属于"和"拥有的"。在这方面,我们称之为"返回文件"。


第二,从数量上看,共有1份以上。归还家庭的文件数量总是比较多,只有几十份,几千份。根据作者的长期调查和调查,除了属于宗祠的宗族文件外,普通少数民族家庭拥有的档案文件数量在20至500份之间。


第三,在一年中,有一定的时间跨度。档案是积累的,积累是需要时间的。在组成档案的文件中,最早和最晚的文件是有时间差的,这就是文件的时间跨度。有的是靠一代人的积累,这样的时间跨度是几年,十几年,几十年;更多的是靠几代人的积累,这样的时间跨度是一百年,几百年,甚至上千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1年出版的《徽州文献丛书》第四辑第1-3卷中,收录了一族"王家滩黄氏文献",共930册,最早的是"明洪武十五年三月收黄茂,黄德金等合同抄袭",最晚的是1993年3月13日的"甲方王爱珍与乙方谢元订立板房租赁合同",时间跨度达611年之久


第四,在整体特征上,具有内在完整性。构成私人档案的工具由"一家之主"自觉保留,与"一家之主"相比至少具有一种价值和意义,并不是外在的、松散的、互不相关的。返回的工具实际上是一个整体,它所包含的工具在空间上相互联系,并在时间上不断继承;整体和部分是不可分割的,部分和部分不能任意分离。


中国传统社会以"家"为基本单位,以头发和家庭为基本单位,为村、邻、乡聚集,虽然相互关联,但由于各个层次的存在,它们相对独立,具有自身的主观性,不同于外部,相互一致,这实际上是归还民间文献档案的内在基础。



自1988年以来,笔者在徽州收集和抢救徽州文献,最初受到"整体性"哲学观念的影响。他认识到,一个家庭的文件应保持原样,不易拆解。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归化"的概念已经萌芽。1998年,在98届徽州研究国际研讨会上,我第一次尝试用"回徽州"的方法整理和研究一份家传文献。2000年8月,在安徽大学举办的徽州国际学术讨论会上,我正式提出了"回徽州文献"的概念。研究发现,回归性不仅适用于徽州文献,也适用于清水江文献、太行山文献等。事实上,它是普遍的,应该扩展到所有民间文献的档案领域。



回归家园"理论的建构,不仅是对民间文献性质问题的回答,也是因为它具有方法论意义,挖掘有助于中国研究的深入发展。


第一,"回归家庭整理法"已成为一部新的民间文献档案整理法。


过去学界多采用整理民间文献档案的方法,如1991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编撰出版的《徽州千年契约文书》40卷,1995年和2014年张传喜编撰出版的《徽州文书(民国)》10卷,2010年7月黄山学院编撰出版的《中国徽州文书(民国)》10卷。这个方法本来应该来自西方。 具体操作是将物体肢解,然后进行分类。这种方法可以为人们对问题进行细致的研究提供帮助,但其致命的缺点是往往会破坏或缺乏物体原有的完整性。中国人的思维和认知取向,重在把握事物的整体性。 既然民间文献档案本来是整体归户的,那么就应该充分尊重和把握这种整体性归户,并对归户文献进行整理。分类"总是以主观的"我"来划分客观的对象。 虽然制定的标准力求客观,涉及面广,但主观性总是存在的,客观性总是难以把握,分类后的"他者"摆脱不了,操作过程中的工作总是很棘手。



第二,"回归研究"已成为一种新的研究模式。


‘分类研究法’源于西方的研究方法,过去学术界习惯于用文献进行研究,习惯于进行分类研究,这当然很重要,也出现了大量成果,但有了归户文献和‘归户论’,我们就可以充分利用同属一户的所有文献,进行同一课题的整体系统研究。正常来说,一个家族的文献也是一个家族或家族在一定时期内变化发展的历史记录。 这些记录在共时性和历时性上并存,相互间存在着内在的联系。 由此,可以在共时空间上全面把握这个家族或家族的发展变化,在历时时间上进行长期的系统考察,从而全面把握历史真实。"例如, 在《徽州文献第一辑》第二卷中, 收录在一本《黟县二都闸村蒋氏文书》中, 184, 最早的是"清康熙二十年六月, 蒋应良也谈墨", 最近的一次是"民国二十五年三月, 蒋王家等人断绝了卖地契", 其中, 财产分割保留文件6份, 也就是说, 清康熙四十六年三月, 蒋申慈等人设分墨抄白提案,"清乾隆十六年正月蒋阿虎会"抄白,"清嘉庆二年八月父观九会掣形","清嘉庆二十二年三月母蒋和氏会形","清咸丰十一年六月父石清和氏会形","清光绪十一年三月蒋清河等字","以家产分离研究为例"一般分类研究只能对某一家族的某一分家进行自己的研究,而有了归家文献,就可以对历代同宗分家进行整体的,系统的研究。 六个师的时间跨度为178年。它们的主体是统一的,关系是连续的。 最后一次分家时,留下了117份文书,它们与每一次分家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关联","对此,我们可以进行全面系统的户归研究,把握历代同户分家的整体情况。这具有重要的意义,使我们能够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了解和把握中国农村民间家庭财产积累和分析的真实情况。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利用住户返还文件进行住户返还研究,只会拓展我们的研究空间,丝毫不会影响传统的分类研究。


第三,它使研究主体性成为可能。

民间文书档案的归户性


只有机密文件,我们所能开展的研究一般只能是外在客观性的研究。有了退货文件,我们可以实现传统文件研究的‘哥白尼式’革命,使主观性的研究成为可能。以文件中的买卖合同为例。在机密文件中,我们主要看到谁在"卖"东西,而忽略了谁在"买"东西。 但是,在退货单上,我们不仅可以清楚地看到谁在"卖"东西,还可以知道谁在"买"东西。 后者的意义更为深远。在这里,笔者不妨对"菜篮子"做一个比喻。一个菜市场里有很多蔬菜在出售。 这些蔬菜既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 买菜的人,既有本地人,也有外地人。 这些菜可以卖给张三,也可以卖给李四--都有一定的外在客观性和不确定性。 如果一个人背着菜篮子去买菜,买什么菜,要买多少菜,他是有主观意愿的,菜篮子里的菜也是经过挑选的。到最后,我们只需看看某人的菜篮子里买了什么菜,就能对买菜者及其家庭的情况做出大致判断:是富裕还是贫穷,是在家里买菜还是因为家里有事,等等。"分类文件似乎指的是菜市场里卖的菜,而回户文件指的是有人买进菜篮子的菜。 了解菜篮子里的蔬菜,不仅可以知道谁卖了什么菜,还可以知道谁买了什么菜,甚至可以探究有人买这些菜的目的。后者比前者具有更大的优势,其主体性得以体现。 有一个例子可以形象地体现户口本中主观研究的魅力:一份户口本中还存在着他人订立的借阅协议。 这是什么意思? 答案只有一个:这些贷款没有赎回,为什么。


狭义的"住所论"是关于民间文献的性质和特征的,它强调两点,即文献档案的主观存在性和综合性特征,具有很强的普遍性。"归宿论"或者说具有广义的自然观,有一定的普遍性,可以参考并应用于多个学科和领域。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