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正文

从田野考古学到实验室考古学

2020-08-10 14:04:02 来源:- 作者:-

行唐故郡车马坑车轮保护现场。制图:蔡华伟

核心阅读


考古遗骸是独一无二的,是不可再生的。经过近百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不同历史时期的考古资源越来越稀缺,这就要求我们在考古过程中尽可能多地获取最详细的考古资料,甚至要利用较少的考古资源,参与各种学科的精细挖掘和研究。


5月底,我们来到了河北省老县城的废墟。我们的实验队似乎已经和几辆"汽车"搏斗了好几次,最近几年,从马航2号的5号车到4号车,往返于老县城有多少次。


从北京到老县城不远,几个小时车程。因此,县城遗址位于河北省行唐县南桥镇北,目前已发现遗址中心面积超过60万平方米,从新石器时代跨越隋唐时期。2015年以来,河北省文物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行唐县文保所联合对该遗址进行考古调查,勘探和发掘,共发掘数万平方米主体年代为东周时期,城址,墓地,民居遗址并存,陆续出土青铜礼器,兵器,战车,生产工具,金,玉,骨角,陶器等器物。 许多遗迹现象和出土文物填补了中山早期历史和考古研究的空白。


因此,在县城的2号车和马坑里,有五辆司马车在东西两面上市。在车马坑最东端,没有看到马匹的遗骸。其余四匹马都是用四匹马殉难的,一共有十六匹烈士马被安置在车辆的驾驶位置上。为了进行更详细的清理和修复,我们为这些汽车编解码者建造了一个巨大的工作室,以便进行实验室考古工作。


5号车的表面不是用红色、黑色、红色、黑色和白色油漆,就是用金箔装饰。两个直径达140厘米的大车轮倾斜在车身的上部。每轮有38条轮辐带,而殷商晚期的轮辐带大多不超过30条。汽车的宽度超过140厘米,纵向长度106厘米,汽车的剩余高度超过50厘米,车底有一个剩余长度接近280厘米的车轴。根据汽车的宽度,那是相当宽的。


令我们感到困惑的是,汽车的左、右、左、后垂直板的外观都是用复杂的漆纹装饰的,而汽车的后端区域也用沙粒覆盖在车厢的后端。"除了复杂的漆器图案,汽车的后端区域也贴上了灰泥漆。这一层的表面镶嵌着一组对称的金动物饰品,图案精美的金箔装饰品明亮细致,装饰下面有青铜垫圈。金箔非常薄,厚度小于0.1mm。有那么多的金箔装饰应该是礼仪车、漆饰为中原传统风格,但高辐轮和长轮毂结构,是北方草原地区车辆的特点之一。


除了老县城外,不久前我们队还去了海后墓。作为实验室考古学的一个成功例子,海耀侯墓被反复提到。人们喜欢红外成像技术、拉曼光谱、显微分析等实验室考古学所用的科技考古手段,包括缺氧作坊等先进设备。低氧工场具有高压充气、抑菌、净化和增氧等功能,对文物的保护确实非常重要。但实验室考古学的作用却比这更重要。


在考古发掘现场,考古学家经常会遇到一些非常脆弱的文物或文物,如漆器碎片、腐朽的木制文物、易碎的古墓壁画等。如果这些文物在挖掘现场第一次得不到保护,它们所携带的宝贵的历史和文化信息将不复存在。还有一些保存完好、叠加条件复杂、不能立即完成挖掘的遗骸,因此有必要利用实验室考古学,将木箱及周围回填土与箱子一起提取出来,通过搬迁到室内,对安全可靠的技术条件和良好的环境进行细致的挖掘、清理和研究。这可以最大限度地保存和恢复墓葬的原始状态信息,是对野外考古学的必要延伸和有效补充。


在考古遗址提取整个盒子是实验室考古学的第一步,是一项技术工作。在进行箱子前,应根据墓穴的大小计算箱板的长度和宽度。例如,我们所遇到的贵州遵义杨价格墓,需要一个400厘米长、不少于5厘米厚的木板。这种木材在遵义新浦新区很难找到,最后还专门定制了一家木材加工厂。提取时,用防震材料包裹遗骸,以避免碰撞。这些材料也必须是不受微生物影响的无污染物质.盒子的底部也必须用金属框架支撑和固定。


安全运输到实验室只是实验室考古学的第一步,要利用各种科技手段和设备从文物中提取标本和样品,进行科学的分析和测试。通过对各种文物现象的观察,对材料、结构、工艺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形成有效的数据,为今后的恢复或复制奠定基础。传统的野外考古学通常把顶部的遗迹放在第一位,然后是中间层位,然后是早期的遗骸。然而,搬进房间时,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方向挖掘和清理,甚至可以翻转箱子,从侧面或底部挖掘,以确保遗骸的完整性和原创性。


在新落成的临汾市博物馆,观众可以在单独的展厅看到山西省宜城市大河口墓地一座墓葬的整体呈现。当时,这座墓葬被拉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的实验考古棚,如今却"完全还赵"。这座墓葬共发掘了11个壁龛,在不同的壁龛中出土了不同的漆木器,表面为漆层,木质部分已完全失传,由泥土支撑。通过对这些漆木器的有效清理和保护,考古人员对其状态,包括形制,形制,规格等都有了清晰的了解。每件漆器上都有漂亮的蛤蜊饰品。 我们测试了贻贝。 是贻贝。 这么多的贻贝饰品需要很多大的贻贝,即使一个大的贻贝,能用来装饰的部分也不多。 龛内出土的漆木器质地脆弱,不易保存,后期难以展示。


2019年是二里头考古发掘60周年。筹备已久的博物馆隆重开馆,两座来自二里头遗址的墓葬陈列在博物馆的重要位置。这两座墓葬是二里头考古工作站于2016年和2015年发掘的,在考古所的实验室棚里花了两年多时间。这两座墓葬在多大程度上更适合展示,清理出来的文物是否要在提取足够信息后放回原处,如何展示不同文物之间的空间关系,如何论证不同地层破碎叠加压力的关系墓中的玉刀,绿松石,漆器,朱砂等都经过科学检测,清理的全过程也被记录下来。 棚子里来了很多考古学家出谋划策,也是我们为博物馆陈列做的一次实验室考古。 毕竟,如果把文物脱离原来的环境,脱离原来的组合关系,说明起来需要更多的笔墨,在清理墓葬的过程中让观众看到它们的样子也会更直观,更有想象力。


20世纪30年代,考古学家在河南安阳殷墟进行考古发掘。在1936年的第十三次挖掘中,发现了一个编号为YH 127的甲骨坑。为了保存殷商时期大量"档案"的积累,考古学家保留了"甲骨柱"作为一个整体,最后把它装进一个巨大的木箱中,运往南京作为一个整体。室内工作历时3个月完成,共发现甲骨17096块,是殷墟发掘以来最重要的收获。这应该是实验室考古学的前身。20世纪80年代,在北京房山柳里河西周公墓考古时,从贵族墓葬中发掘出大量精美的漆器套,并进行了细致有序的发掘和清理。


近年来,实验室考古学已成为与野外考古学"标准匹配"的学科,考古遗迹独树一帜,不可再生,经过近百年的考古调查和发掘,不同历史时期的考古资源越来越稀缺,这就要求我们在考古学的过程中尽可能地获取最详细的考古信息,甚至要利用较少的考古资源,参与各种学科,进行精细的挖掘和研究。




责任编辑:-